济南最大烂尾楼启动司法程序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4日
       济南报道说, “也许我可以在我离开之前住上新房子。” 8月3日下午, 坚持陪同《华夏时报》记者参观“彩石山庄”的王红梅, 双手捧着一本《涉足彩石山庄》。
        项目《争议诉讼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八年前, 65岁的王红梅卖掉了自己唯一的房产, 在彩石山庄买了一套房子。 她本想拿来当养老金, 但因为迟迟没有交房, 王红梅这几年面临着无家可归的窘境。 8月3日上午, 王红梅和彩石别墅的数十名业主到相关部门寻求解释。 “这是6年来我们第50次到有关部门报告问题。” 彩石别墅的业主李先生告诉记者, “这份既没有提出也没有签署的通知, 可能会让我们再次欣喜若狂。” 与王红梅一样, 有2146位业主出钱买了彩石别墅的房子, 却因项目停工而无法入住。 石别墅项目”, 购房者可通过诉前调解或诉讼等方式依法维权。责任方沿309国道将球踢出济南市东十余公里, 右转 一个不起眼的土石叉上, 烈日下, 一米多高的野草已经盖住小区门口, 拥挤的售楼处早已荒废, 旁边的土地是一排排玉米 据资料显示, 彩石别墅由三联集团开发建设, 项目占地约2400亩, 总建筑面积180万 平方米。 2006年至2008年间, 近2000名购房者支付了预售款。 根据合同约定, 2008年10月, 彩石别墅应运而生。 然而, 2008年9月, 三联集团向施工单位发出通知, 暂停施工。 此后, 建设一直没有恢复, 购房者不得不走上维权之路。 “你看, 合同写得很清楚, 2008年10月31日交付使用。” 王红梅当时拿出购房合同,

对记者说, “谁知道还是空地。” 尚华居已建成5栋多层建筑, 原规划中的部分别墅区和配套学校已成为未完工的建筑, 部分原本打好的地基被水浸湿。 至于为什么要在彩石别墅买房, 李先生告诉记者,

项目开发商三联集团是当地知名企业。 “除了开发商的声誉, 我们相信政府会挺身而出。这也是我们继续要求当地政府解释的原因之一。” 据李总向本报记者提供的消息, 2005年, 济南市建委副主任张琦主任被任命为“彩石山庄”中国金牌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人居环境建设, 建委引入担保公司为预售资金提供担保。 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印发的《济南市菜石山》复印件, 李先生提供据《村内有关问题调查报告》(以下简称《调查报告》)显示, 2006年以来, 彩石别墅累计认购销售2156套, 认购销售面积32.5万平方米 预售价约9亿元。 据《调查报告》显示, 三联集团先后将彩石山庄项目9亿元预售资金中的6.66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及利息, 7700万元用于偿还关联公司贷款, 仅用于 剩余1.66亿元。 用于支付工程建设费用和配套资金。 对于2100多名购房者来说, 2008年9月以来近6年的维权可谓艰辛。 李先生告诉记者, 购房者拿着购房合同找开发商, 开发商直接面对“流氓”脸, 要求购房者“去政府”。 济南市建委首创“预售房保障制度”。 开发商与担保公司约定, 在预售款监管期间, 如开发商未按规定使用预售款, 给购房者造成损失的, 购房者有权要求担保公司 负责。 让购房者意想不到的是, 三联集团与担保公司共同签署的《商品房预售款使用责任保证书》中的暧昧声明, 可以让担保公司彻底推卸责任。 “按理说我们用钱买房,

但如果你付不起, 我们可以上法庭起诉。” 李先生无奈的说道。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 当他们拿着黑白两色的购房合同和担保协议来到当地法院时, 却是“闭门造车”。 “法院表示, 已收到政府通知, 不再提起与彩石山庄有关的诉讼。” 表示, 这些年来, 他们一直在三联集团、建委、法院等政府部门工作。 司法程序终于开始了。 对于彩石别墅的购房者来说, 终于有了一丝曙光。 李先生告诉本报记者, 7月28日, 彩石别墅业主应济南市政府邀请, 来到市政府办公楼所在的龙傲大厦。 一位大城主上前, 将上述的“通知”发给了众人。 《通知》显示, 为提高审理效率, 已根据项目所在地确定了“蔡石山庄项目”诉讼管辖法院。 其中, B1地块(水晶花园)案件由市中区法院管辖, B2地块(尚华居、芦松园)案件由历城区法院管辖, B3地块案件由市中区法院管辖。 地块(白领公寓) 由历下区法院管辖, 当事人提交的收据、合同等证据不能证明所购房屋的确切地块的,

均由历下区管辖 法庭。
        关于如何认定被告的问题, 《通知》明确指出, 为便于当事人权利的实现, 建议原告将山东三联城建有限公司、山东三联集团有限公司挂牌上市。 ., 有限公司和山东三联房地产经纪公司为共同被告。 “现在省市两级高度重视彩石别墅问题, 提出按照依法合规的原则, 尽快解决有关问题。” 多次参加有关部门协调会的山东省政府法律顾问, 山东康桥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张桥良表示。 据本报记者了解, 张巧良正在协助省政府处理三联集团彩石山庄烂尾事件, 对这个过程非常熟悉。 当政府向他征求意见时, 他主张走法律途径, 并为此提交了报告; 恰逢最高人民法院主要领导在山东视察, 当即决定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彩石山庄遗留问题。 “2006年交了30万元的预付款后, 许久未交的彩石山庄马上就要成为我的难题了, 现在我终于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 在吃了司法程序的“定心丸”的同时, 一些购房者也提出了诉讼时效的问题。 从2006年到现在已经8年了, 有没有超过两年的法定时效? 对此,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答复说, 该案当时是法院进行的。
        “暂停”处理, 现在是启动诉讼程序, 无需担心两年的诉讼时效。 该项目众多债权单位中, 涉及多家银行。 目前, 银行支持对被征用地块的出让和拍卖, 优先保障购房者的基本合法权益。